15年前,她成为第一位自费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女性

发布时间:  2021年07月22日 17:34:13 作者:  黑科技

2006年8月22日,一通来自太空探险(Space Anventrues)公司的电话拨进了加加林航天员培训中心。
这座别名“星城”(Star City)的培训基地,位于莫斯科以东约20千米的密林深处。20世纪60年代始建后,不断扩大规模,形成树木掩映中被水泥墙隔绝的一座独立小城。
从这里,100多名航天员走向星空深处。它也见证第一位自费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女性旅客走向太空。
接到太空探险(Space Adventrues)的电话时,这位伊朗裔美国女商人阿努什·安萨里(Anousheh Ansari)刚刚结束一天的训练,回到自己在加加林航天员培训中心的房间休息。
她参与了太空探险公司的私人太空旅行项目,作为日本商人榎本大辅的候补成员,在加加林航天员培训中心接受培训。
按照原定计划,安萨里将于2007年进入太空。
但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告知安萨里,她已成为执行9月份的联盟号TMA-9任务的正式船员,将随联盟号-FG飞船一同飞往国际空间站(ISS)。
“我不敢相信,以为他们在开玩笑。”安萨里后来这样对记者回忆自己的反应。当她确认电话所说的内容属实,安萨里完全被震惊和兴奋感击中了:“如果不是因为周围有人感到尴尬,我会尖叫起来。”
她提前拿到了童年梦想的通行证。

伊朗裔美国女商人阿努什·安萨里,第一位自费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女性旅客。

伊朗裔美国女商人阿努什·安萨里,第一位自费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女性旅客。

太空少女
安萨里的童年在德黑兰度过。
在沙漠绿洲中的那些夜晚,幼年的安萨里躺在外阳台的床铺上,眼睛盯着德黑兰夜空中闪烁的星星,想象太空中可能存在的另一位女孩。
“那时候空气还没有那么脏,夜空中可以看到很多星星。”她在自己的博客上以第三人称视角回顾那段岁月,“……她躺在床上,深深地看着宇宙神秘的黑暗,心想,外面有什么?有没有人也在她的床上醒着,在夜空中凝视着她?她会找到她……看到她……她会飞出去,漂浮在美妙无边的自由空间中吗?”
安萨里一步步走向肯定答案。1979年,伊朗爆发革命,16岁的安萨里随父母在1984年移民美国。在这里,安萨里在乔治·梅森大学和乔治·华盛顿大学分别攻读了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,并遇见了她的丈夫哈米德·安萨里(Hamid Ansari)。两人一同创办了电讯科技公司(Telecom Technologies Inc.),公司的科技专利为他们赢得了巨额财富。
她从未忘记太空梦想。2001年,电讯科技公司被圣思网络(Sonus Networks)以1080 万股股票换股交易方式收购。安萨里成为圣思的副总裁兼新智能 IP 部门总经理。她借此回到喜爱的太空领域继续探索,去澳大利亚斯威本科技大学攻读天文学学位,期间,她遇见了彼得·迪亚曼迪斯(Peter Diamandis)。
安萨里少女时代的夏夜绮思,在这次会面商谈中变为可实现的蓝图。迪亚曼迪斯是XPrize基金会的创始人,他告诉安萨里,他打算启动第一次商业太空旅行,安萨里决定参与这个计划。2006年,她在基金会的协助下,通过太空探险公司与俄罗斯太空项目的人员交接,进入加加林航天员培训中心接受培训。

安萨里在太空飞船内

安萨里在太空飞船内

通往拜科努尔之路
“我的丈夫有时会开玩笑说:‘你知道,我认为你不是来自这个星球。你可能来自另一个星球,你只是想回家。’”安萨里曾笑着告诉采访她的记者。
为了这次“回家”,安萨里在“星城”里接受了长时间的训练准备。每天的训练时间从早上8点开始,到晚上 7 点结束。训练内容包括了解仪器、飞船、国际空间站的相关知识,也包括生存训练、零重力训练和离心力飞行等身体适应训练。
安萨里对生存训练尤其印象深刻:“我们必须自己穿好装备,进入太空舱,他们会将舱体扔进水中,模拟紧急着陆。”安萨里和其他宇航员乘坐一艘载有太空舱的小船前往黑海,俄罗斯联盟号的太空舱没有水中迫降的特殊设计,因此舱体会在一定时间后沉入水中。安萨里和宇航员不得不脱掉装备,穿上救生衣,在太空舱沉没之前离开。“这非常困难,”她说,“我一生中从未做过这种事。”
训练将她送往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火箭发射基地。2006年9月2日,安萨里同远征14号机组的两位宇航员迈克尔·E·洛佩斯-阿莱格里亚(Michael E. Lopez-Alegria)和米哈伊尔·秋林(Mikhail Tyurin )被一同转移至哈萨克斯坦的拜科努尔发射中心隔离,为国际空间站之旅做准备。

安萨里在太空飞船内